资讯详情

企业管理者如何面对员工上班“摸鱼”现象?

摸鱼一族群体在不断扩大。2021年前程无忧的一组调查数据显示,71.5%的受访者认为“摸鱼”属于在所难免的现象,不过大部分人“摸鱼”时间并不长。47.6%的职场人每日“摸鱼”在一小时以内,12.7%的受访者摸鱼时间在2-4小时,不到10%的受访者表示每日“摸鱼”时长会大于四小时。由此可见,摸鱼在企业中已经屡见不鲜,且成为常态。对企业人力资源管理者来说,如何高效管理,应对这种可能影响企业效率的现象?


1655797669546450.jpeg

摸鱼:怠工背后工作意义的丧失

摸鱼现象的频繁发生,表面上看是破坏生产的怠工行为,更深层次的原因是员工本身对于工作的懈怠。摸鱼主要分两类:表达不满的主动摸鱼与非自愿性怠工的被动摸鱼。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员工的摸鱼背后也是组织运行出现问题,例如公平的缺失和工作的无价值感。


换言之,越来越常见的摸鱼行为的合理在于充当“安全阀”,即员工可以通过短暂的网络休闲释放内在压抑情绪,进而维持了组织关系的稳定性。

当员工将“摸鱼”视为一种自我调整策略,公司也应当合理对待“摸鱼”。



认清无意义的工作

“人是悬挂在自己织造的意义之网上的动物”。摸鱼的表面是怠工,但怠工的背后是工作意义的丧失。小说家伊恩·麦克尤恩也有句话,“你要知道,你的头脑,你的内心,不是酒店的厨房,可以把里面的东西像旧罐头一样扔掉。它更像是一条河流,每时每刻都在流动和变化。你无法矫直一条河流。”


无意义的工作近年来成为组织内耗的主要病因。毫无意义的工作并不一定是糟糕的工作。人类学家大卫·格雷伯把毫无意义的工作称为“狗屁工作”,把糟糕的工作叫做“狗屎工作”。毫无意义的工作(“狗屁工作”)的核心是虚伪和无目标感,“假模假样工作”,当着闲差却无所适从。“狗屎工作”恰恰相反,这些岗位对社会来说必要且有益,只是这些从业者收入很低且工作环境很糟糕。


在他看来,这种对自己没有意义、耗费人的精力,损害人的心灵,且对社会毫无益处的“狗屁工作”来源于膨胀的服务类工作,包括以下五类

马屁型:他们的存在就是为了让上级觉得自己很重要,如接待员、行政助理、门卫。

打手型:他们是雇主积极的打手,巩固权贵利益的附庸,例如游说者、公司律师、电话推销员、公关。

补丁型:处理本来可以完全避免的问题,比如程序员修补劣质代码、航空公司前台工作人员安抚拿不到行李的乘客。

报价机型:专门写书面文件、做些放空炮的报告,例如绩效分析师、公司内部宣传员。

监工型:不必要的上级,他们管理那些不需要管理就能运作的人,没事儿也要找点事儿给人瞎忙活,例如中层管理人员、领导力专员。

1655797839587803.jpeg


追求有意义的管理

无意义的工作是对人力资源的浪费,但悖论是我们往往容易看清无意义的工作,但难以改变、甚至无动于衷。其原因在于,现代社会的生产组织是一个以占有和再分配为目的的政治-经济联合体,其内部大量劳动力都分布于各个领域的上下疏通,也正是在这样的前提下,联合体容易走向自我繁殖而导致的臃肿呆板、尾大不掉。

《清华管理评论》有一期主题为“追求有意义的管理”,重点提到了以幸福和意义为导向的第四代管理范式——意义管理。

美国学者艾米·埃德蒙森近年来 一直在强调组织中的心理安全感,并将员工可以自由分享自己的想法、给出反馈和建设性意见的组织定义为“无畏的组织”。

追求有意义的管理,是要让员工在其中坦率做事、愿意参与并创造冲突、带来破坏性学习。

1657253662690596.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