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详情

外卖员深夜送餐猝死,平台称无雇佣关系,谁担责?

外卖送餐员因负荷过重发生意外的事件频频冲上热搜,而“外卖业”作为一种新业态,在劳动、劳务关系等的认定上有别于传统行业,外卖员发生意外后的赔偿问题也成为人们争议的焦点。


2021年5月19日凌晨,外卖送餐员刘某某深夜接到饿了么平台派送的四个订单当他分别领取四单外卖并完成了第一单的配送任务后,行程轨迹却停止在了下一个订单的配送途中,导致剩余三个订单均因配送超时被取消。直到早上6点多,在某小区单元门外,刘某某被早起的居民发现已倒地身亡,经鉴定系脑干出血导致中枢性呼吸循环功能障碍死亡。家属将外卖平台诉至法院,索赔200余万元。

2022年11月11日,北京市朝阳区法院公开开庭审理并宣判了这起生命权纠纷案,一审判决外卖平台、用工单位共计赔偿死者家属150余万元。认定平台运营方承担20%的责任,赔偿死者家属48万余元;外包公司承担70%的责任,赔偿家属109万余元;刘某某自身承担10%的责任。

de487b3b2867a9f2d2b529d5a5c1981d.jpeg

在此案中,劳务关系认定成为争议焦点,法院的判决为外卖平台、雇佣公司均需担责。

法院经审理认为,尽管外包公司与刘某某之间签订的合同名为合作协议,但实际法律关系却符合雇佣关系的特征。因此,外包公司作为雇主,应当积极履行用工主体责任。本案中,外包公司存在劳动保护措施不完善之处,应承担主要责任。类似情形的灵活用工被大肆运用,其中的详尽情况个案差异较大,如需了解,可关注我们,留言探讨。


这与近期的另一则典型事件“住家保姆发烧死亡家属索赔158万被驳回”恰好截然相反,保姆与雇主之间是明显的劳务关系,适用法律为《民法典》,而此案中的外包公司虽然与外卖小哥签订的是合作协议,但属于事实劳动关系,适用的是《劳动法》,构成劳动关系的主体要件。

7608b98373179c995eff2fc8e39c4c88.jpeg

平台运营方因未与刘某某签订合同,也未对其进行劳务管理,不需承担雇主责任。但鉴于运营方能够实时掌握刘某某的配送情况,却在配送异常情况的发现、跟进、处理机制上,以及将异常信息及时反馈给外包公司方面存在不完善之处,导致刘某某的异常情况未能得到及时处理,亦应承担相应的责任。

刘某某本人对自身身体情况也应当有充分、全面的了解,当感到身体不适时,应及时停止超负荷接单,以避免意外情况的发生。

 

为更好地保护各方合法权益,明确双方的权利义务,建议外卖平台进一步梳理和完善经营模式,在配送业务外包的情况下,对劳务单位加强审核,从资质要求、准入条件等方面,提高劳务单位防范、化解劳动风险和承担责任的能力,同时建立和完善信息沟通和共享机制,建立异常情况信息跟踪、反馈和处置机制;劳务单位要切实加强用工管理,建立符合法律要求的劳动或劳务合同关系,履行用工主体职责,完善劳动保护和保障,通过参加社会保险、商业保险的方式,分散用工风险;对于外卖员来说,要增强自我劳动保护意识,谨记安全知识,保持避免事故发生的警觉性,合理安排自己的工作时间和强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