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详情

本科毕业做保姆,不一样的就业观与人生视角

近日一名为“本科毕业做保姆的人:她们住豪宅,月入过万,但却被监控,体会到很强的“下人感”的话题刷屏网络。

 

笔者在之前的文章中多次提到过今年的就业形势和就业压力,2022年我国高校毕业生人数首次突破1000万,达到1076万人,同比增加167万人,规模和增量均创历史新高;疫情三年以来今年是最为多点频发的年份,部分地区动辄焊铁条,以及不时的静默封城措施,悲观的市场预期,无不都加剧了中小企业的衰亡;互联网大厂清一色的裁人减员,降低成本断尾自保;时下唯有考公考编成功上岸最为热门,今年的国考经过了报名资格审查的人数就有259.77万人,从官方公布的录用比为1:70换算成百分数的话为1.428%,这意味着100人参加考试最终录取人数仅有1.428个不到1.5人。

 ac17241210d7d1e1e1d33e8468b16beb.jpeg

而随着中国社会的家庭小型化、人口老龄化进程加快,加之二孩政策、三孩政策的推行,这就创造了大量对于家政服务的潜在需求。于是,越来越多的高学历人才在就业不顺的情况下或主动或被动的卷入家政行业。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5年至2020年中国家政服务业市场规模逐年稳步增长,2020年达到8782亿元,同比增长约26.0%。而2021年该数据已增至1.0149万亿元,2022年家政市场规模预计达1.089万亿元。

 

那么,为什么普遍以中老年阿姨人群为主的家政服务市场,却能够吸引青春明媚的大学生呢?

 341750cad623759b0c3047fc407322fb.jpeg

一方面,家政市场需求越来越精细化,而服务富裕家庭的高端家政市场长期以来的需求,和家政专业人才的短缺形成了鲜明的矛盾体。高端家政的工作内容也从洗衣做饭、打扫卫生等日常劳作升维到子女教育、营养管理甚至家庭理财等专业服务上。这给高学历高素质的家政从业者带来了不一样的工作体验,所以一些大学生主动转型做起了家政工作,这也得益于他们能够从雇主那得到高于其他劳作型家政人员的薪酬收入。此举或许将加速推动家政行业的分化,也让高端服务市场迈向专业化、规范化、职业化。

 

另外一方面,上述提到的就业形势和就业压力迫使了被动卷入家政行业的大学生,他们可能一时没有找到称心如意的工作,于是在体面和金钱上选择了后者,向现实低头,在蛰伏中谋求改变,利用家政工作的间隙或考研、或考编、或考公。这与前段时间上热搜的硕士学历送外卖的新闻如出一辙、异曲同工。笔者在此也想说,无论什么职业,无论什么时代,用自己的双手努力工作赚钱,都不丢人。

 edae0b648bad8090d85883bce23d140c.jpeg

我们也看到了,疫情当下,生活不易,家政服务工作也好,外卖小哥也罢,很多人也只是以此作为跳板,当有更好的职业发展机会的时候,相信他们自己会好好把握的。这种眼望星空又脚踏实地的青春追梦人,值得我们的祝福,而不是冷嘲热讽。

 

曾几何时,第一产业的农民也是被人嘲笑被人看不起的职业,但从古至今,中国就是一个农业大国,农耕文明从头到尾都贯彻了我们的整个历史。改革开放以后,第二产业逐步进入蓬勃发展时期,制造业的岗位缺口成为就业生力军,这成就了我们国家成为世界供应链的中心。而现在我们可以看到的是,第三产业服务业在过去的一年中(2021年)GDP占比已经超过了半壁江山,达到了51.6%。所以,职业的发展与变迁,背后折射出的是经济社会发展、科技进步和产业结构调整的巨大转变。

 

你怎么看?欢迎关注我们,留言讨论。